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赵氏虎子

第781章 鏖战

赵氏虎子 贱宗首席弟子 12304 2021-06-10 10:5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赵氏虎子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原来是那周虎亲自来了么?怪不得这支晋军有如此胆气……』

  在仔细观察了一阵对面的晋军后,杨章终于发现对面的晋军中竖立着‘晋左将军周’字样的帅旗。

  毫无疑问,陈门五虎之一的周虎,此刻就在对面的晋军中。

  此时杨章终于恍然,这支晋军为何有如此胆气,胆敢阻拦他五万凉州军的去路。

  那么问题就来了,打还是不打?

  足足半柱香的工夫,杨章还是没能下定决心,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他此刻的决定影响十分巨大,巨大到连他都有些迟疑。

  就在他迟疑之际,他麾下凉州军大将向贵亲自来到了他面前,抱拳称呼:“公子。”

  杨章略点了下头,目视着远处的晋军问道:“将军是为远处的晋军而来么?”

  “是。”向贵点了点头。

  正因为杨章迟迟没有下达命令,因此他才特地前来探探究竟。

  听到向贵的回答,杨章皱着眉头说道:“昨晚见他用疲兵之计骚扰我军,我就猜到他不会轻易放过我等通过邺城,没想到,他居然还真敢带兵前来阻截……向将军,你既然来了,不如说说你的看法?”

  向贵也是凉州军的老将,自然明白杨章为何迟疑,他想了想说道:“末将认为,那周虎横竖都不会放咱们轻易通过邺城,我军与他,迟早都要交手,既然躲不过,那索性就真刀真枪地干上一仗,叫那周虎亲眼看到,纵使我凉州军长途跋涉而来,体力竭尽,但也不是他可以肆意揉捏的!”

  “唔,将军所言极是!”杨章认可地点点头,但眼眸中仍带着几分担忧之色。

  其实他并不是畏惧与对面的晋军打上一仗,他是怕出现无谓的伤亡。

  就拿面前那支晋军来说,在杨章看来撑死了不过三万人不到,对付这种程度的军队,杨章自认为派三万军队就足以将其击溃,且己方的伤亡不会超过五千。

  不过这只是在正常情况下,可眼下他麾下凉州军体力竭尽,纵使是五万对三万,杨章也担心己方的伤亡会超过五千人——这超出的伤亡,即无谓的伤亡。

  不过就像麾下大将向贵所说的,今日不打上一仗,那周虎肯定不会轻易让他们通行……

  『那就真刀真枪打上一仗吧!』

  深吸一口气,杨章终于下定了决心,沉声对向贵说道:“向将军,我军首阵,能否拜托你?”

  “末将遵命!”

  向贵眼神一凛,待抱拳领命后,立刻回到自己军中,旋即下令麾下部曲摆出了攻击阵型。

  远远看到凉州军的阵列发生变化,赵虞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

  据传闻所言,凉侯杨秋的第四子杨章性格沉稳,不似其三哥杨勉那般莽撞,因此赵虞便采用‘出城迎击’这种比较激进的招数,想看看能否令杨章心生迟疑。

  然而就眼前的情况来看,那杨章沉稳归沉稳,却也不失有胆气。

  听到赵虞的感慨,牛横不认同地说道:“他不过是自持人多势众罢了,这算什么胆气?”

  赵虞笑了笑,没有向牛横解释什么,转头对河南都尉李蒙说道:“李兄,全靠你了。……我会派牛横大哥助你一臂之力。”

  “遵令。”

  李蒙重重抱拳,旋即用火热的目光看向对面的凉州军。

  此刻他麾下,仅有一万河南军,其余万余军队,不过是魏劭的东郡军与韩湛的魏郡军,这两支郡军比他河南军还不如呢。

  而他们所面对的,却是足足五万凉州军。

  若倘若在以往,他自忖不会有什么胜算,但这次却不一定……

  这五万凉州军长途跋涉而来,而昨晚又被他与曹戊骚扰了一宿,不用想也知道精力与体力已抵达了极限,在这种情况下,他河南、东郡、魏魏三郡联军,未必不能将其挡下、将其击退——是的,他不求击溃对面五万凉州军,只要能迫使其后撤,在他看来就是胜利。

  而只要能做到这一点,那他河南军,包括他河南都尉李蒙,绝对能因此扬名天下,受到天子的嘉奖。

  想到这里,他策马出阵,振臂高呼道:“我河南、东郡、魏郡的将士们,凉州叛军长途跋涉而来,身疲力乏,不过是强弩之末,若我等将其击败,日后天子必有重赏!……三郡儿郎,奋战!”

  “喔喔——!”

  二万三千余河南、东郡、魏郡的士卒们士气大振。

  不可否认,凉州军亦威名在外,他们不敢轻易招惹,不过身疲力乏的凉州军嘛,那就不在其列了。

  “哼!”

  远远听到李蒙的鼓舞之词,凉州军大将向贵冷笑一声道:“还真是被看扁了呢……鸣战号!”

  “呜呜——呜呜——呜呜——”

  三声战号,响彻于他麾下军中。

  见此,向将军持剑指向对面的晋军,厉声喝道:“凉州儿郎听令,击溃他们!”

  “喔喔!”

  他麾下万余士卒大声呐喊,朝着对面的晋军发起了进攻。

  而李蒙亦不甘示弱,带着麾下一万河南军亦率先杀出。

  两支人数过万的军队,仿佛两股洪流,猛地撞击在一处,旋即,厮杀声与金戈声顿起,响彻整片战场。

  『挡住了!』

  在后方观战的赵虞目光一凛,旋即面具下那绷紧的面庞稍稍有所放松。

  他此前就预想到,身疲力乏的凉州军应该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能发挥出一半实力就不错了,但即便有这个预测,他心中仍有那么一丝的担忧。

  直到此刻他亲眼看到河南军挡住了凉州军,他这才放下心来。

  其实确切地说,河南军不止是挡下了凉州军,甚至于,他们在最初的照面中,就取得了相对的优势,呈现出稍稍压制凉州军的局面。

  不得不说,这真的很不容易。

  想到这里,他转头对身边的牛横道:“牛横大哥,拜托了。”

  “包在我身上。”

  牛横拍了拍胸口,旋即便带着一干黑虎众,兴冲冲地奔上了战场。

  不得不说,实力直逼薛敖的他,作为赵虞的护卫长实在屈才,似他这等猛将,就应该活跃于这种战场之上。

  很快,河南军就得到了一位强有力猛将的支援。

  只见那牛横仿佛是一柄锋利的斧头,蛮横地劈开了凉州军的阵型,他那大杀四方、无人能敌的模样,刺激地河南军的士气们嗷嗷直叫。

  正所谓兵乃将胆、将乃兵魂,太原骑兵为何能击溃至少五倍于己的敌军?除了自身实力强劲以外,不就是因为他们的主将乃是晋国第一猛将薛敖么。

  牛横虽不如薛敖,但对于凉州军来说,那绝对称得上是难以匹敌的猛将了。

  这不,随着牛横的参战,河南军的攻势愈发凶猛,李蒙在后方指挥,牛横在前方冲杀,二者合力,竟助河南军逐渐压倒了向贵麾下的凉州军,让那位向将军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连伊阙贼都无法剿灭的河南郡军,几时变得那么厉害么?

  还有,那莽将是何人?从未听说过啊……

  在大军的后方,杨章亦注意到了牛横,双手不自觉地握紧。

  单看那莽将的表现,他就猜到这员莽将,便是杀害他三哥杨勉的凶手,周虎麾下心腹爱将。

  他当即派人传令向贵:“传令向贵,叫他定要杀了那莽将,为我三哥报仇雪恨!”

  命令是下达了,可是,向贵办得到么?

  杨章亲眼所见,向贵麾下的军队已经被河南军彻底压制了。

  皱了皱眉,他沉声下令道:“传令邓烨、图齐,叫他们率军袭晋军侧翼!”

  “是!”

  片刻之后,凉州军另两位大将邓烨、图齐二人得到命令,率领麾下部曲,一左一右向对面的晋军包抄过去。

  见此,东郡守魏劭与魏郡守韩湛亦立刻下令麾下军队迎上。

  记得出战之前,为何平衡两翼,魏劭分了三千兵力给韩湛,也就是说,此刻魏劭麾下有七千兵,而韩湛则是六千。

  可出人意料的是,此刻反而是韩郡守麾下表现更好。

  这也不奇怪,毕竟韩湛麾下原本的三千步卒,都是东武阳之战中活下来的老卒,那一日他们的处境,又哪里会不如今日凶险?

  以这三千魏郡老卒为骨干,魏劭助添的三千东郡兵为辅,韩湛亦堪堪挡住了凉州军大将图齐的攻势,让对面凉州军兵将难以置信:国内的军队,几时变得如此强悍了?

  而其实,并不是河南军、魏郡军或者东郡军变强了,只是凉州军变弱了而已,长途跋涉的赶路,好不容易赶到了邺城却得不到充分的休息,哪怕是对于精锐如凉州军来说,这也是一件非常致命的事。

  这不,整整三万凉州军,竟压制不住区区两万三千国内的晋军,作为主帅的杨章又羞又恼,恨不得将剩下的两万军队也派出去。

  什么?以众胜寡胜之不武?

  但凡不是迂腐的将领,都不会有各种愚蠢的坚持。

  打仗,最重要就是取胜!

  然而就在杨章准备派出剩下的两万军队时,忽然有传令兵来报:“公子,邺城方向,有一支晋军正迅速赶来!”

  杨章皱着眉头转头看向邺城方向,果然看到遥远处烟尘滚滚,显然是有一支军队正在迅速赶来。

  『看来周虎是铁了心不想让我通过……』

  皱了皱眉,杨章沉声下令道:“派姜勖前往阻击!”

  “是!”

  不多时,凉州军大将姜勖便率军离开阵列,迎上那支晋军援军。

  在后方观战的赵虞自然也注意到了姜勖军的举动,转头看了一眼东面,心中了然:看来是曹戊赶来相助了……

  今日出战时,赵虞并没有带上曹戊与其麾下四千余旅贲二军,但这并不表示他准备让曹戊在城内歇着,他只不过是让曹戊先带着麾下兵卒回城果腹充饥,协整一番。

  而曹戊赶来相助的时间,比他预测地还要早一些。

  “曹戊与其麾下兵卒昨晚与凉州军纠缠了整整一宿,今日怕是难以有什么战果……”

  何顺亦注意到了曹戊军的到来,皱着眉头说道。

  赵虞也认可他的猜测,不过并不在意,毕竟他让曹戊赶来相助的原因,主要是为了能拖住一支凉州军,也没打算让曹戊取得什么战果。

  他今日的希望,全寄托在李蒙与其麾下河南军的身上。

  当然,并非是期望河南军击溃这五万凉州军,而是期望河南军缠住后者,甚至一定程度上重创后者。

  万幸,李蒙的河南军并未让赵虞失望,在魏劭、韩湛、曹戊三军皆与凉州军僵持不下之余,唯独河南军在牛横这等猛将的鼓舞下,高歌猛进,竟逐渐打地向贵军节节败退——尽管凉州军败退的速度很慢,但谁都看得出来,河南军彻底压制了向贵军。

  “杀!”

  只见在战场的最前沿,牛横一手持盾一手持刀,虽脚步笨重地像是一头不灵活的犀牛,但却无人能阻挡其脚步,哪怕凉州军士卒结阵,竟也被这头蛮牛用蛮力撞开。

  这一幕幕,极大鼓舞了河南军的士卒们,他们跟在牛横身后,仿佛一柄利矛,堪堪将要凿穿向贵军,逼得杨章只能派兵增援。

  可惜渐渐地,魏劭、韩湛两翼便逐渐陷入了下风。

  见此,赵虞有些惋惜地摇摇头:“凉州军终归还是凉州军啊,即便身疲力乏,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压制的……传令魏、韩两位郡守,叫他们采取守势,今日咱们拖得越久,离最终取胜就越近。”

  “是!”

  赵虞的命令,很快就传到了魏劭、韩湛两位郡守的耳中,二人立刻改变策略,改进攻为防守,仿佛两颗钉子牢牢钉在这片战场上,使对面的凉州军无法绕过他们,袭击河南军的后方。

  至于曹戊那边,赵虞就没有下达什么命令了,他相信曹戊能够处理好。

  而事实证明,曹戊也没有辜负赵虞的期待,摆出一副有意绕后袭击凉州军本阵的架势,逼得姜勖不敢舍弃他而去协助其他友军。

  包括曹戊军在内,赵虞麾下三万晋军,与杨章麾下五万凉州军鏖战于这片战场之上。

  凉州军输在体力不足,而晋军输在整体实力不如凉州军,双方各有缺憾,总体而言打了个平分秋色——确切地说,其实还是赵虞这边相对弱势,但这个弱势也很微弱,至少短时间内凉州军无法凭这一点扭转战局。

  这场邺城西郊之战,足足打了两个时辰,双方都是损失惨重,折损了至少过万的兵力。

  相比较赵虞,杨章愈发痛心与恼恨。

  因为在杨章看来,正常情况下他凉州军击溃对面晋军,最多只需要付出五千人的伤亡,可现如今,单单阵亡就超过了万人,占了全军的两层。

  更让他恼恨的是,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伤亡,居然还没有击溃对面这支晋军!

  『早知如此,我应当在荡阴先歇整一两日……』

  攥紧了手中的马缰,杨章十分悔恨。

  倘若他之前在荡阴先歇整了一两日,叫麾下士卒恢复一定的体力,又哪里会如此被动?

  不过说到底,还是因为邯郸的局势不利,逼得杨章只能尽快赶到邯郸。

  『邺城的晋军,并非周虎麾下晋军主力,此刻与其兑子,于我军不利,当尽快脱身……』

  见难以击溃迎面那支晋军,杨章果断下令收缩阵型,准备强行突围。

  在他的命令下,几支凉州军迅速聚拢,而晋军这边,魏劭、韩晫、曹戊、李蒙几人也趁机重组阵型。

  “杨章要跑了。”

  赵虞一眼就看穿了杨章的意图,带着何顺等人从本阵来到阵前,朝着远处的凉州军喊话:“杨章,胜负未分,何以收兵?”

  『不收兵难道要继续与你兑子么?』

  远远听到赵虞的喊声,杨章心下冷笑。

  说实话,打仗的本质就是兑子,即相互消耗对方的兵力,期间谁能想出巧妙的计策,减少己方战损且扩大敌军伤亡,那便是占了便宜,离胜利也越近。

  但就算兑子,也要看情况的,强军兑子强军、弱军兑子弱军,这算不亏,可凉州军兑子河南军、东郡军、魏郡军,这怎么看都不是一件占便宜的事,杨章又岂会傻到继续下去?

  冷笑一声,他远远朝着对面的赵虞喊道:“今日到此为止,来日杨某再来领教周左将军的本事!……但愿他日我军养足体力时,贵方还能取得今日这般的成果。”

  听到杨章的讥讽,赵虞不以为意,笑着说道:“素闻杨四公子沉稳慎重,不似杨勉那般莽撞,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周某还以为杨公子今日定要为兄长报仇雪恨呢!”

  在赵虞说话间,何顺叫人取出杨勉的首级,将其挑在枪尖上,旋即朝着杨章大喊:“杨章,你看这是什么?”

  “……”

  杨章愣了愣,眯着眼睛仔细观瞧,隐约看到那周虎身边好似有人用长枪挑着一颗头颅……

  头颅?!

  他猛地反应过来,气地面色涨红,举鞭怒骂道:“周虎!你安然如此羞辱我兄长的尸首?!”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赵虞平静喊道。

  杨章闻言大怒,哪怕他再沉稳,也无法忍受他兄长的首级遭对面那周虎这般羞辱,他怒声骂道:“好,周虎,你既自己寻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说罢,他扬鞭喝道:“我凉州的儿郎们听着,谁能夺回我兄长的首级,将那周虎千刀万剐,谁就是我杨氏的贵客,我许他上将之爵,将万军,赏万金!”

  听到这话,原本已体力耗尽的凉州军兵将们,顿时士气大振,再次朝着晋军杀了过来。

  此时,邺城诸军也已经到达了极限,自然难以再做抵挡,稍稍抵挡了一下,魏劭、韩湛二军便当即崩溃了。

  见此,赵虞果断撤离,带着李蒙的河南军与曹戊麾下兵力向邺城撤离。

  杨章恨不得将赵虞千刀万剐,又岂能叫赵虞逃回邺城?

  当即,他不顾魏劭、韩湛两支溃军,率大军紧追不舍,一路追上邺城,不给赵虞撤入邺城的机会。

  然而,赵虞其实根本就没想过撤入邺城,见杨章的大军一路追着他来到邺城,他忽然调转方向,朝北面撤离。

  见此,杨章亦紧追不舍。

  奈何两支军队的士卒都在方才的厮杀中耗尽了体力,一个逃不快,一个也追不快,双方你逃我追,一路越过邺城来到了邯郸境内。

  而就当杨章军追着赵虞军越过一座山坳时,忽然山坳后有一支晋军杀了出来,观旗号,正是董袭的梁郡军。

  “杀!”

  随着董袭一声令下,万余梁郡军就向杨章军发动了突袭。

  杨章麾下凉州军早已精疲力尽,哪里挡得住以逸待劳的董袭军,当即被后者杀得节节败退。

  此时杨章也反应过来,咬牙道:“原来那周虎是故意引我至他陷阱……”

  可眼下就算反应过来也晚了,再者,他也不可能撤回邺城去,只能硬着头皮向邯郸、武安突围。

  遗憾的是,他的抉择完全在赵虞的意料之中,在随后杨章向邯郸突围的过程中,他又遭到了张季、陈陌二人的伏击。

  精疲力尽的杨章军连董袭军都无法招架,更何况是论实力并不逊色凉州军的颍川军,仅一个照面,杨章军就被生生撕裂,其麾下邓烨、图齐、姜勖等几名大将只能各自为战,一边艰难抵挡各路晋军的围攻,一面朝邯郸突围。

  邯郸并不是没有注意到南边的厮杀,事实上,在杨章军遭到董袭军伏击时,邯郸就已经察觉到了。

  当时杨雄登高来到城墙上,惊疑不定地倾听着南边的厮杀声。

  他身旁杨暐也凝重说道:“必定是四哥率军来援,遭到周虎阻击!”

  听到这话,杨雄当即准备提兵接应自家四弟,没想到褚燕却突然对邯郸发动了进攻。

  杨雄、杨暐二人哪会不知褚燕此刻发动攻城,就是为了拖住他邯郸?

  那么问题就来了,究竟是四弟杨章的援军重要,还是邯郸重要?

  杨雄咬着牙纠结了半晌,终究是没敢冒着邯郸陷落的危险去接应自家四弟,只能将希望寄托于姜宜的凉州骑兵身上。

  而此时,凉州骑兵的大将姜宜也已经得知了四公子杨章遭遇伏击消息,慌忙尽率骑兵前往接应,而他所要面对的,却是张季、陈陌、董袭总共三万军队,甚至还有李蒙与曹戊的万余兵力。

  九月初七,继邺城西郊之战后,赵虞又与杨章战于梁期,从黄昏一直杀到戌时,杨章麾下凉州军几乎全部崩溃,最后仅剩下万余兵力拼死突围至武安,其余凉州军,皆被当场击溃,死走逃亡。

  尽管赵虞并未彻底击溃杨章的军队,但短时间内,杨章军已无法阻碍赵虞所率晋军攻下邯郸。

  杨雄试图借四弟杨章这支援军死守邯郸的希望,就此不复存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