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沧神诀

第445章 惊闯虎穴

沧神诀 萧梨花 6424 2021-06-10 19:0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沧神诀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田栩跨步走进荒山,准备一探究竟其中的秘密。

  然而刚踏进一步,浑身顿如冰风刺骨,寒毛骤起。田栩顿觉不太对劲,表情瞬变,暗暗嗔语道:“好强烈的压迫感,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田栩自恃武功高强,可连他都觉得压抑难耐,可见这座荒山的窒息感,确实十分恐怖。也难怪没有常人会来到这里,山中除了死寂枯木,见不到半只飞鸟兽虫,这个地方,绝不是生灵能够栖息之所。

  田栩开始变得谨慎,他能感觉到,这座深山里,一定藏着不为人知的可怕秘密。

  “那个糟老婆子,干嘛稀罕来这种地方?……”一边强忍着心口的痛楚,田栩一边忿忿自语道,“还是说是那臭丫头(二妞)骗我,故意把我骗来这里……但也不对啊,莫名其妙一座大山,却见不到半点生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以那糟老婆子的性格,突兀跑来这种地方,也确实好理解……”

  抱着无数的怀疑与矛盾,田栩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进发,毕竟他的个性也和兰姑一样,是那种明知虎穴也要硬闯,不刨根问底绝不罢休的家伙。

  越往深林里走,阴暗与诡异越加沉重,心口的痛楚也越发强烈,可这非但没有劝退田栩,反而更增强了他的好奇心,咬着内心那股执拗的劲儿,田栩尽是往最深恐的地段走去。

  果不其然,沿着这个方向,田栩很快找到了目的地——一个花草惊凋的枯木洞口,里面似乎不断传来怨念的与深寒,仿佛禁地一般的封印之所,未进洞中伫立山外,就能感受到恐惧与惊慌。

  “不明不白,无人踏足的寂林,怎会有如此深渊的洞口呢?而且周围的草木凋死,土路却很清晰……”田栩环顾了一下四周和脚下,不禁微微笑道,“很明显,最近常有人在这儿走动,如果按那臭丫头(二妞)所说,来者只可能是那糟老婆子和德旺镖局少主不会错的……”

  正说着,洞里突然传出一阵凄厉的哀嚎,如裂风般惊悚,让人不寒而栗。

  “有人?!”田栩的第一反应是惊诧,常人都难以涉足的“死地”,竟有莫名者在洞内凄怆,这里面一定有不小的秘密。

  终究还是撞了撞胆,田栩捡起地上一根树枝,似乎欲以“佩剑”护身,慢慢走进了洞口。

  大白天还算能看得清,适应了黑暗的环境,田栩开始斟酌起洞内四周——湿润阴暗,却不见苔藓蝠虫,心口的压抑达到最顶,仿佛一种强大的阵场束缚,让人趋而避之。但田栩还是强忍下来,继续往黑暗深处摸索,他想要探寻,他想要迫切知道藏在这深山里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什么人?!——”然而踏足的下一瞬间,一个恐怖的凄声响彻洞口。

  没错,田栩踏进的地方,正是封印关押莫秋兰的山洞。

  “嚯嚯嚯嚯嚯,老子耳朵受不了……”田栩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差点没被这恐怖的声音震聋,捂着耳朵调侃一句,“是哪个鬼哭狼嚎的家伙,在这洞里咆哮啊,大白天吓死个人的……”

  来者不是兰姑或华天云,莫秋兰当然警惕敌视,抬头所见是个糟粕褴褛的老头子,表情更是拉胯下来。

  而田栩就更不用说了,眼前突现一个被铁索缚足的“鬼婆”,自己魂都差点吓飞,要不是仗着自己见识广胆子大,不说吓晕昏厥,看着眼前的“丑女”,至少也要作呕几番。

  “呵,我以为古墓派那个糟老婆子够丑了,想不到还有比她更丑的……”田栩倒还真是胆肥,调侃兰姑的同时,居然拿眼前的“魔女”轻易亵渎。

  “切,怎么是个老头子……”莫秋兰倒也没那么气急,毕竟一个破烂不堪的老家伙闯进这里,自己还以为是不是哪个神经病疯子误入此地。

  “干嘛,瞧不起老头子啊?”田栩倒是真有精神,所见对方惊悚之样,非但没有害怕,竟还有说有笑调侃起来,“老子年轻的时候,那也是风靡万千少女好吗?要是阁下再年轻个二十来岁,说不定也能被我迷住……”

  莫秋兰见着对方口无遮拦,不禁“咧嘴”道:“哼,真是个疯子啊,不知道老娘是谁吗?居然敢如此亵渎我,就不怕我把你舌头割下来吗——”

  “老子管你是谁哦,古墓派那个糟老婆子我都不怕,难道还怕你?”田栩果然“死性不改”,继续恶趣味道,“不过听你说话的口气,似乎和那糟老婆子挺像,虽然你人长得是丑了点,不过我大概能猜到,那糟老婆子二十年后会长啥样了,哈哈哈哈……”

  好家伙,背地里调侃起兰姑来一点不留面子,敢这么嚣张评价古墓派掌门人的,恐怕也只有“老顽童”田栩了。

  当然按理来说,莫秋兰听了这种话,一定会更加大发雷霆,可谁知她并不为其所怒,而是轻嘲一句笑道:“哼,听你的口气,似乎你和古墓派的掌门小妹,关系不错啊……”

  田栩听到这里,表情稍稍收敛,暗笑一句问道:“看样子,你果然和那糟老婆子见过面了……”

  “我猜的没错……”莫秋兰却根本不搭他的话,继续主动道,“不过我挺好奇的,古墓派向来帮规严整,绝不会让男人踏足墓口半步,为什么偏偏你这种老头子,和掌门人关系这么好?”

  “想知道啊……我就不告诉你,嫉妒死你——”田栩还是那副耍宝的表情,膈应笑道,“或者,你先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那糟老婆子对你这么有兴趣,我兴许还会透露一点哦……”

  莫秋兰见对方不断地在言语戏耍自己,心中很是焦怒,索性狡黠说道:“你胆子挺肥啊,敢在我面前羞辱我,这五十年来,你还是头一个……”

  然而,田栩听到这里,神情稍稍一变:“什么,你在这里……被锁了五十年?”

  “所以就辈分来说,你们古墓派掌门人,得都在我面前磕头……”莫秋兰继续道,“而你却敢在我面前摆架子,有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嗯?”

  田栩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个看似狰狞的“老妖婆”,身份十分不简单。自己踏入深山的时候,心口仿佛被压抑绞痛,而她却能在此囚押五十年之久,身心遭受千疮百孔般的折磨,却依然命硬忍活于世,可见其恐怖的意志力与复仇心。

  “你应该也是古墓派的先辈吧……”田栩似乎意识到了,有关莫秋兰的身世,稍微冷静问道,“那糟老婆子不止一次来看你,你却还能如此态度,可见你这家伙比她还要强势,亦或者背景并不简单……”

  “你想要知道?”莫秋兰这会儿倒转守为攻,故意卖起关子道。

  “看来,你是不打算直接告诉我了……”田栩谨慎一句。

  “算你还有自知之明……”莫秋兰继续冷笑道,“古墓派的秘密,岂是你们这帮臭男人可以觊觎?更何况你是那掌门小妹的熟人,对我来说,你也是敌人不是……”

  渐渐听出一丝敌意,田栩扫视了一番眼前的“魔女”,见其双脚绑缚仿佛被某种封印所困,遂不由轻视道:“哼,你这个样子,难道还想把老子怎样?”

  谁知,莫秋兰的表情比田栩更拽,寒声狡黠道:“起初来这里的人,看到我的样子,都这么觉得……不过老实告诉你,若是把本尊惹怒,能从我这儿存活或者离开的,根本没有几个……”

  一边说着,莫秋兰一边示意自己脚下四周的空地——只见铁索寒泥浮沙之下,几具零零散散的骷髅遗骸令人怵目。

  “你也想杀了我……是吗?”田栩这回不再轻渎,冷笑一句问道。

  “如果我想你死,也未尝不可如你所愿……”莫秋兰继续寒笑道,“更何况你是那掌门小妹的朋友,我对你也更加忌惮……”

  田栩不自觉握紧手中的树枝,以此作剑努力壮势道:“哼,你现在双脚被铁索紧缚,又被囚禁在此五十余久,我有什么好怕你的?……”

  “每个第一次见我的人,都这么觉得,你也不例外……”莫秋兰倒借话转话,始终冷笑道,“不服的话可以来试试,说不定你最后的下场,也和这些人一样……”

  说话间,二人的气势仿佛扭转了过来——田栩从最开始的狂放不羁,渐渐变得谨慎言语,反倒是最初被惹怒的莫秋兰,这会儿占据了话语主动。不得不说,莫秋兰的气场更胜田栩,沉淀数十年的威慑与魄力,即使半个身体被封印禁处,也依然展露出令人无比畏恐的震慑与压迫。

  “这个老妖婆在虚张声势吗……”田栩还在内心犹豫,暗暗低语道,“可几十年沉积的气场,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好可怕的家伙,比那糟老婆子还要恐怖,要是我小看的话,说不定今天真有凶险……”

  “怎么,你是在害怕本尊吗?”莫秋兰望着对方的样子,不由冷笑道,“前不久有个小不点来找我,他可比你这老家伙要沉稳……”

  莫秋兰暗指的“小不点”,自然是德旺镖局少主华天云。

  “但这家伙确实和古墓派脱不开关系,如果我今天害怕一走了之,那之前的决心和计划就白搭了……”田栩继续暗暗道,“我可不能被那臭丫头(二妞)瞧不起,而且说到底我这么做,也是为了霜儿。不过是个被囚禁几十年的老妖婆,连双脚都动弹不得,真打起来我未必会输……”

  看来田栩的性格还是强硬,为了达到目的完成许诺,哪怕有危险,自己也要赌命一试。

  可莫秋兰这边,似乎性子比田栩还急,看着对方一个怪老头,在自己面前犹豫不决,遂不禁寒语笑道:“一个大男人,思考问题还磨磨唧唧,你要是不敢决定,那就由我先动手好了——”

  言罢,扑手一招“若柳拂风”,空洞之中霎时恍如裂宇的空鸣,莫秋兰聚掌一式惊浮,四面岩壁瞬间崩起,飞影流沙盘旋阵风而上,直冲田栩心前而来。

  田栩本就始终积压着心口的痛楚,这会儿掌风如裂影杀至,自己差点没反应及,连忙避身飞躲而去。只听一声崩鸣震响,狂掌绝发落海极出,其术之威非寻常高人能至,洞顶摇撼过后,数余尘埃撒落开来。

  莫秋兰凝聚几十年的功法,其掌即出,确实令人惊魂。田栩这样的“老江湖”,也被极度惊吓,若不是自己闪避及时,这掌全吃非死即残。

  “呼……呼……”田栩不停喘着粗气,这还是没轮到自己出招,眼见对方的惊掌震魂,内心不由暗嗔道,“没错,那是古墓派的掌法!到底怎么回事,这老妖婆的武功,为什么这么可怕,说她比那糟老婆子(兰姑)还强,一点都不为过……”

  莫秋兰望着田栩的样子,继续嘲讽道:“怎么,只被我一掌就吓到了……还是说,看我一个七十岁的老太婆双脚不便,所以不忍出手伤及……”

  “切,看来我被小看了啊……”田栩这边倒不乐意了,虽然肯定对方的实力,但如果自己被看不起,那心里是绝对不爽的,就算武功真的不及对手,也得掰掰手腕让对方吃点苦头,遂不禁跳下石壁说道,“现在的老太婆,都这么嚣张吗?兰姑那家伙收拾不了的,我替她收拾了,到时候回去,也好在她面前显摆——”

  “哟,看来你的个性也挺要强嘛,就像你说的,要是真年轻个二十岁,说不定我还就真被你迷上了……”莫秋兰倒还有心思开玩笑,就好像看着眼前必死的猎物,对其发出最后的嘲讽。

  “是吗?跟你比起来,我正好相反呢……”田栩咬了咬牙,努力打气道,“我这辈子,最讨厌看不起我的女人!——”

  愤吼一声,田栩这边也不再留手,既然看清了对方的本事,那自己也就不再顾忌——“寒星掌”天罗而纵,百杀惊魂的掌风自如聚顶而出,仗着对手缚足无法移动身位,田栩欲以固定目标集掌,一发击穿对手。

  “嘶——”断掌决下,四面狂如惊风,窜裂的声响贯绝整个洞口,仿佛无数的妖魔鬼混缠绕而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