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预言书1起源

第236章 读书人

预言书1起源 郁笔生 9768 2021-06-10 18:0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预言书1起源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三号餐厅,餐桌上所有人汇聚一堂。破晓组织八人加上地下工程人员十二人,原本普普通通的圆形餐桌被挤的满满,它似乎在哭笑不得,华徐宁坐在位子上也哭笑不得,看着这张圆桌宛如正月十五的月亮圆又圆。

  “我这……圆桌还不错吧?”华徐宁露出尴尬的笑容,若不是与莫菲坐在一旁,他早就滚到小角落独自享受午餐了。

  “嗯……”所有人默认点头。

  有何意义?意义何在?他只是想说明他从乘龙家具城专门定制的1800毫米的家用餐桌,不仅质量不错,美观也不错,价格也就……比市场价格贵出一倍。但是耐用嘛,作为吃饭的家伙肯定要好好对待。

  “看来……又得重新定制桌子了……”华徐宁一个人喃喃自语,看着孩子们和队友们吃着快乐的中午饭,他不经意流下感动的眼泪。

  “嗯?”莫菲没听清他在说什么,所有人吃饭吧唧吧唧的声音太吵了。莫菲夹起一块清蒸石斑鱼肉放在华徐宁的碗里,瞬时引来众人的羡慕。

  “好了好了我自己来。”华徐宁拿起筷子顺道夹起一块红烧肉放在莫菲的碗里,阿楚坐在一旁,看着心里凉飕飕,他继续埋头吃饭。

  “哇哦,都老夫老妻了,还夹菜给对方吃呢?”陈韵寒作为当头炮她率先发言。

  蒋懿薛喝口凉水告诉她,“你都知道这是老夫老妻了,老夫老妻夹菜给对方吃怎么了?这能促进社会和谐发展啊。”

  “嗯……”陈韵寒只能点头认同,她本以为坐在一旁的肖雨生会夹菜给她,结果那家伙没有夹菜,自己吃饭可专注了,一块红烧肉搭配半碗白米饭。

  “来,吃菜哈!多吃点。”蒋懿薛和蔼可亲给对方夹菜,他也想与对方促进社会和谐发展。

  李落一被挤在中间看着青椒炒牛肉从她眼前飞过,这并不是夹给她的,她嘴里还未咽下的白米饭使她一脸懵逼。

  没想到蒋懿薛竟然夹菜给肖雨生!原本专注吃饭的肖雨生放下筷子喝口凉水冷静下来,因为气氛属实有点燃烧起来。

  “你恶不恶心?”李落一一脸嫌弃看着蒋懿薛,隔着一个位子吃饭的阿楚继续埋头苦干,林瑾瑜看着阿楚吃饭可开心了,这孩子的伙食就是好,唯一的缺点就是瞧不见脸。

  “我咋了?我正常夹菜给雨生啊,你有意见?”蒋懿薛丝毫不认错,因为他觉得自己压根没做错。兄弟之间夹菜嘛,难不成把菜夹给关系还未确定,结果却在大喊大叫的女性朋友吗?

  “人家有手有脚还需要你夹菜吗?”李落一嚼着白米饭怼着蒋懿薛。

  蒋懿薛的表情逐渐起飞,他撅起嘴把筷子伸进红烧肉里,轻轻夹起这块红烧肉然后放进李落一的碗里。

  他说,“安静吃饭,OK?”

  “……”李落一忽然无言以对了。

  “我也想有人夹菜给我吃……”工程米饭坐在位子上发呆,许久未动的筷子,呆滞的眼神,她羡慕的是有人自然而然夹菜给她,虽然自己也有手有脚。但是嘛,人总是喜欢这些猝不及防的举动。

  “吃菜!我跟你讲哦,这清蒸石斑鱼可好吃了,不信你尝尝看。”工藤庀克夹起一块清蒸石斑鱼肉配着香菜放置在工程米饭的碗里。

  另一边木誊大树夹起一块原本属于自己的红烧肉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他把这块红烧肉递给工程米饭。他没说什么,他只是想好好吃个饭。

  所以那么大张的桌子只有红烧肉和清蒸石斑鱼俩菜?

  工程米饭无神吃着白米饭配着红烧肉和清蒸石斑鱼肉,忽然她眼前一亮,食物的味道瞬间颠覆工程米饭的味觉,中国大江南北的特色食物融合了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汇聚了时间的流逝,岁月的证明。

  “嗯!好吃!清蒸石斑鱼肉好吃!红烧肉也好吃!”工程米饭夸赞某个人的厨艺简直出神入化。

  陈韵寒坐在位子微微一笑,喝着凉白开水就当漱口,“低调低调,也没那么好啦。主要是食材好,司海叔叔买回来的石斑鱼确实不赖,我也只不过是偷学了某个人的厨艺啦。”

  “哦?偷学?谁的厨艺这么厉害还需要你偷学啊?”布鲁一脸惊呆,他看着陈韵寒,小姑娘小小年纪就能做出清蒸石斑鱼,而且味道极佳,那么被偷学厨艺的那个人难道更上一层楼?

  陈韵寒微笑,“你猜。”

  “……”布鲁有点无语了,为什么老喜欢让别人猜测,直接说出来不好吗?

  “难道是菲姐?”曹太阳主动猜测,很可惜陈韵寒摇头。

  莫菲坐在位子上哈哈一笑,“我的厨艺可没有那个人好哦。”

  “这么厉害的吗?”李落一忽然感觉这般事情不简单。

  “啊?不是菲姨?怎么可能啊,组织里除了菲姨,还有谁能教你厨艺啊?”阿楚满嘴米粒,一旁的林瑾瑜递给他一张纸巾擦嘴。

  “咳咳咳……”华徐宁捂嘴咳嗽,可能被鱼肉呛到了。

  “难不成……是莫妮卡教你的?”蒋懿薛紧跟其上也猜测,但是陈韵寒依旧摇头。

  肖雨生大口扒饭,“莫妮卡%#¥……&*确实……#¥%*……厨艺好,但毕竟%¥#……*&她只是个虚拟人物,只需要输入数据她就无所不能了……”

  “……”

  “你先把饭吞了再说……”陈韵寒倒一杯凉白开水给他。

  “谢谢哈。”

  工藤庀克沉默思考,可他还是想得到答案,“韵寒小姐口中所说的那个人会是谁?他是这个组织的人吗?”

  “咳咳咳……”华徐宁再次捂嘴咳嗽,红烧肉实在是太咸了。

  陈韵寒点头,“是的。”

  “他是个人吗?”柯阵临问出脑残问题。

  陈韵寒再次点头,“是的……”

  “他是男是女?”阎罗问。

  陈韵寒说,“男的……”

  “男的?!”所有人大吃一惊,大口扒饭,大口喝水。

  “怎么了吗?男的也能做饭啊!”华徐宁如同男人做饭会加分这个观点。

  阿楚忽然沉默,他放下筷子,吐出意味深长的一句话,“难道……是我?各位别再猜了,我承认,是我教会了韵寒神乎其神的厨艺。”

  “……”

  肖雨生继续扒饭,“%¥&*#¥……阿楚牛逼啊!”

  陈韵寒立即怼回阿楚,“放屁吧你,你会做清蒸石斑鱼吗?我承认,你确实有三脚猫功夫的厨艺。但是与我相比起来,你还嫩了点,我可是从小学做饭的啊!”

  阿楚拿着纸巾擦嘴,“我不会做但是我可以学啊!而且我也是从小学做菜的啊!我还是跟我爷爷学做菜的呢,有空要不要比试比试啊?”

  “切,比就比!我就不信我的厨艺还比不过你。”陈韵寒对自己的厨艺信誓旦旦。

  阿楚十指相扣微笑,“如果大家想看我和她比试厨艺的话,请举手,下一章咋们直接介绍有史以来的‘厨王争霸赛’!”

  全场一片喧哗,几乎除了他俩之外,所有人举起高高的手。

  阿楚依旧满怀微笑,他看着陈韵寒一脸不爽,“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切……得了吧,我的字典里没有‘认输’两字。”陈韵寒拿起筷子夹起一块清蒸石斑鱼肉,味道简直美味。

  “咳咳咳……”华徐宁捂嘴咳嗽,一旁莫菲关心他,“怎么了?饭菜不合口吗?”

  “没……韵寒做的饭菜我都吃腻了,什么样的口味我都试过。只是……回想起了某年某月的事情了,算了吃饭。”华徐宁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随手夹起一块牛肉放置在莫菲的碗里,再夹起一块青椒自己一口咀嚼。

  莫菲跟他轻说,“你觉得谁会赢?”

  华徐宁满脸不关心,“两个小屁孩的过家家罢了,不过……阿楚的厨艺应该略胜一筹。”

  “为什么?”莫菲疑惑。

  华徐宁上扬嘴角,“纯粹猜测。”

  “哦对了阿楚,你与财狼帮的人决斗时,有什么异常吗?”华徐宁把一夸青椒放到阿楚的碗里,自己吃那块肥而不腻的牛肉。

  阿楚把青椒偷偷摸摸递给林瑾瑜,他告诉华徐宁,“异常……有很大的异常,我与财狼帮对战三人,三个人的实力还算可以。”

  “说这么多废话,另外两人照样被我一招秒杀。”李落一把青椒传给肖雨生,肖雨生把青椒当做白米饭一口吞下。

  “有何异常?”华徐宁继续问。

  阿楚接着告诉老狐狸,“异常就是……这三人有着奇怪的实力,有人能把双手变成黑色利刃,能伸缩自如。有人力大无穷,不费力气就能扛起大石头。还有人能化身火焰,消失在空气里。财狼帮的人人都这么奇怪的吗?这是我认识的黑帮组织吗?”

  “我记得你说过,这是药剂问题,什么药剂?”阿楚问华徐宁。

  华徐宁喝口凉水坦白情况,“什么药剂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这种药剂能强化人的实力,可是根据你口中所诉,这药剂不单单能强化人的实力,还能改变人的能力。”

  “所以暗中掌控财狼帮的组织是红蜘蛛?”阿楚脸色黑天。

  华徐宁微微摇头,他说:“准确的说……应该是绯红三角区在掌控财狼帮,红蜘蛛让手下的流浪者在各个街道派发药剂,促使他们造成混乱,财狼帮就是其中一点,我估计……往日还会再来。”

  “这都能猜测……”曹太阳服了眼前的读书人。

  “那这样的话……黄天真的很危险,他老是想着报仇,那我是不是随时随地保护着他?”阿楚看着华徐宁,结果华徐宁没有理会他,紧接着他扫视一圈,又没人理会他,最后他尴尬埋头吃饭。

  “阿楚,我问你个问题。”华徐宁的眼神抬起,阿楚抬头愣了,老狐狸的眼神何时变得这么犀利?

  “嗯……”阿楚点头,“你问,我知道的话我都告诉你……”

  华徐宁开口问阿楚,“你和黄天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阿楚停下多余动作,他掰着手指头算,“也就……从小啦,我和他从小就认识啦,小时候他家就住在我家隔壁,我和他是邻居。然后……他就搬家了,不过也挺近的,几步路的事情。我和他不仅从小认识,还和回归、钟于、山海、我们从小就在一起玩,被誉为‘五个小霸王’!”

  “从小……”华徐宁托着下巴思考。

  “对啊。”阿楚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华徐宁问最后一个问题,“黄天他家的地址在哪?”

  “嗯?问这个干嘛?”阿楚一脸懵,全场早就安静下来。

  老城区。

  华徐宁把雷克萨斯UX停靠在路边,熄火下车,距离上一次来老城区关顾的时候,已经过去一个月了,那个时候的阿楚仍在老城区生活,现在已经成为一名野小子了。

  他看着熙来攘往的人群,指路牌竖立在一颗魁梧大树的腋下,被穿透的阳光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变成零零散散的阳光,仍然保留着该有的温度。华徐宁走进文字路口4号巷子里,耳边传来十几年不变的招聘广告。

  按照地址,华徐宁来到一家14号门牌的小型两层房子,他站在门外,轻轻地敲了敲门。过了一会,他听见屋内有人靠近大门,大门朝内打开,开门的是一位中年女子,裹着灰色围裙,盘着黑色长发,脸上没有任何妆容,左手的腕上系着红色绳子,里头串着一个小鱼头。

  女人面怀笑容看着华徐宁,她两手放进围裙口袋里,里面放着两三颗太妃糖,那是万圣节残留下来的余党,防止有些小孩过来倒腾四周邻居。

  “你是?”女人轻声问道。

  华徐宁微笑,梳理事先准备好的台词,他不慌不忙开口,“这里是黄天同学的家吗?我是黄天同学所在班级的辅导员,我姓华,名徐宁。”

  “噢噢,华老师啊,难得有老师过来家访,可惜那小子仍在学校上课,快快快,快进来吧。”女人露出微笑,嘴角边的酒窝令人过目不忘。

  “我知道我知道,过几天就是冬季实习期了,马上就要出气实习了,我相信黄天同学的能力,他在学校可认真了。”华徐宁与女人一同走进屋内。

  女人哈哈一笑,“哎哟老师客气了,我家儿子哪有这么优秀啊,他不给我闯祸就行了。”

  华徐宁和女人走进屋内,客厅里传来某个综艺节目的哈哈大笑,厨房里微微躁动的高压锅正在炖着排骨。十一月的气候,屋内一片温暖,奶奶摊在沙发上看电视,桌上的假牡丹花充其量当做摆设。阳台上晒着三人的衣服,某个相框里藏着的照片被挂在白墙上。

  “华老师随便坐,我去给你倒杯水。”女人热情招待华徐宁,华徐宁傻呵呵接纳,他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随便找了张椅子。

  女人递给华徐宁一杯白开水,华徐宁微笑感谢,他看着女人走进厨房继续忙着午餐。

  “书君啊,是谁来了啊?”奶奶摊在沙发上问道,华徐宁张望四周,也没找到这道声音出自哪里,他只听见电视机里的综艺节目的声音,还有厨房里高压锅的声音。

  女人在厨房回复,“妈,有客到啊,少奇在校的老师过来家访啊。”

  “少奇?”华徐宁有点懵,他转身环顾客厅,他注意到挂在墙上的相框,也看见相框里的照片,背景是一片红花湖,一家人面对镜头微笑,很正常的一张照片。

  忽然奶奶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静悄悄走到华徐宁的身边,此时的华徐宁还在注意厨房里的高压锅,忽然奶奶拍着华徐宁的肩膀,吓得华徐宁转头失去颜色。

  “喝!喔……老人家……您好……”华徐宁流出冷汗,他着实被吓了一跳。

  奶奶露出少数牙齿的笑容,她坐在一旁,看着华徐宁的样子,文绉绉的气质,读书人的样貌,还有无处不在的尴尬笑容,华徐宁握着杯子傻呵呵地笑。

  “我家少奇在学校还好吗?”奶奶问。

  “啊?少奇?他是黄天的弟弟还是哥哥啊?”华徐宁真的有点懵,在厨房里头忙着做菜的女人向华徐宁解释。

  “啊华老师,不好意思啊,忘了跟你说了,少奇是黄天的另一个名字,叫黄少奇,这个名字是他奶奶取的。”

  “噢噢。”华徐宁终于明白了,原来都是一个人啊,难怪他在照片里找不到另一个少年。

  “少奇在学校很好,学习成绩很棒,是个很听话的学生。”华徐宁尴尬开口,他拿着杯子喝了一口凉白开水。

  奶奶继续抓着华徐宁的样貌,继续看着他,奶奶说道,“你……”

  “嗯?怎么了奶奶?”华徐宁放下杯子,在老人家的面前端正态度。

  奶奶继续说道,“你长得好像那位读书人的后代啊……”

  “哦?是吗?哈哈哈……可能是吧,不过我只能算……半个读书人,哈哈哈哈。”华徐宁毫不掩盖笑容。

  “是吧……那位先生的样貌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说实在的,看见你……我有点想念他了,不知那位先生过得怎么样。”奶奶的眼里闪过一丝的泪光,从她晶莹的泪光中,仿佛出现了一位捧着书籍面朝春暖花开的先生,站在街上独自一人走去,他修长的背影永远留在昔日女人的记忆中。

  “秋华……再见。”

  ……

  “你认识那位先生?”华徐宁放松状态去问。

  奶奶微微点头,“他年纪比我大,我是组织里年纪最小的成员,是那位先生教会了我……革命!他永远站在我们的面前,似乎躲在他的背后,我们……就无法被伤害。那段记忆有关于他,也有关于组织,还有漫无边际的……黑夜。”

  “嗯……我明白了。”华徐宁点头。

  等女人从厨房忙完后走出来,她发现华徐宁已经不在客厅了,奶奶摊在沙发上继续看电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