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方外志异

第482章 灾祸

方外志异 无色定 6363 2021-06-10 19:3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方外志异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我是来替卡伊拉女皇出使雅尔诺德王国,希望获得‘白霜之主’的支持,共同参与对帝国叛军的围攻。”玄微子在王座下说道。

  岁月流逝,玄微子本尊在终焉战场不问俗事,化身游离嘉拉德大陆,至今已经三年有余。

  自从离开了南部沿海的商业城邦地界,玄微子化身一路北上。见识过东部帝国的移动堡垒,在战场迎击半人马军队,也旁观过中部帝国派出狮鹫骑兵,讨伐西部帝国的亡灵军团;既给瓦努亚王国的雇佣兵出售武器护甲,也向新兴的贵族领主提供壮阳药剂。

  玄微子化身这三年来不以奥兰索身份示人,仗着高超的变形能力,以不同身份游走在各个势力与国家间。或是神秘高贵的女法师密特拉,给军队提供魔法支援;或是皮包商会的代理人,走私来自新大陆的粮食与物资;或是外表滑稽可笑的吟游诗人,混迹在达官显贵间,实则充当牵线搭桥的政治掮客。

  以至于玄微子如今已经混成了中部帝国卡伊拉女皇的特使,派往雅尔诺德王国,用来调停边境由于矿山归属而造成的冲突。

  当然,表面上作为“女皇特使”,玄微子之前还跟雅尔诺德王国的新国王高谈畅饮,双方就边界问题达成妥协,陪同参观了新造船厂、扩建中的武器工坊,以及经过魔法驯化的凶暴巨熊等等一系列活动……

  “帝国叛军?”白霜之主垂下眼眸:“你是说元老院掌控下的西部帝国?”

  “没错。”玄微子说道:“想必白霜之主也有所耳闻,近几年来,帝国元老院公开支持死灵法术,而且成批量动用死者制作骷髅和僵尸,投放在战场上。”

  “然后呢?”白霜之主问道:“你是打算用这种理由来说动我,协助你对付元老院背后那位神秘的死灵法师?”

  “其实索迪芬并不算是单纯的死灵法师。”玄微子解释说:“他所掌握的血魔法跟死灵法术相关,但却是以鲜血为载体,驱使和施展各种形式的魔法。就连西部帝国那些成建制的亡灵军团,都是经过魔血转化而成,只效忠于索迪芬一人。”

  “这些事情你不用跟我说。”白霜之主有些不耐烦,斜支着脸颊说道:“之前国王带着你参观那些东西,不就是为了向帝国示威吗?雅尔诺德王国早就有心要南下攻占帝国领土,我对此早已默许了。”

  如今嘉拉德大陆上战乱依旧,三个帝国各自认为自己是正统,相互指斥。同样,复辟的瓦努亚王国、独立的诸城邦国,都在不断扩张。经历过内战的雅尔诺德王国,近来国力恢复,也打算趁机拓展疆界,在气候变冷的大环境下,争取到更多温暖耕地。除此以外,还有大量异族游离在文明世界边缘,各占山头,填充因为战乱饥荒而空白的土地。

  在这种遍布大陆的剧烈冲突下,各方施法者也都不可避免地受到波及,或者干脆主动参与其中,要么搞得风生水起,要么殒命战场。

  总之,这是一个大动乱的时代,玄微子也潜藏其中,时而煽风点火,时而合纵连横。

  反倒是这群霜火女巫,一如既往在深山城堡中,过着近乎与世隔绝的日子。不过乔装变化后的玄微子,也没能瞒过这位白霜之主,她派出白鹿雪橇,将玄微子接到冰晶城堡。

  说是白霜之主的邀请,但这也正是玄微子前来雅尔诺德王国的原因之一。

  “如果白霜之主不愿意参与,那我希望能讨要一份霜火。”玄微子说道:“我一直想要研究这种神奇的魔法物质,但也不会凭空索取,如果白霜之主有什么需要,我也可以尽力提供。”

  玄微子自从洛耶夫城一战过后,就对这种同时具备灼热烈焰与酷烈寒霜的魔法物质颇感兴趣。只可惜霜火从来就不是一种可供买卖的资源物产,加上霜火女巫一贯清冷孤僻的性格,使得魔法界对霜火的研究少之又少。

  白霜之主沉默片刻后,双眼目光逼人,好像要刺穿玄微子化身的躯体:“弥菲赛缇丝跟我提过,你曾经将风雪与厄难之神的一个分身,封印在了常青城。”

  玄微子问道:“白霜之主莫非是需要那个被封印的分身?”

  “没错。”

  玄微子思考一番后又问道:“我想了解一下,白霜之主为何需要那个神明的分身?”

  “你先说你需要霜火做什么?”白霜之主反问道。

  “自然是为了进行研究。”玄微子对此并无隐瞒:“霜火能够让两种对抗冲突的能量稳定并存,确实非常神奇。而心灵异能对于能量的操控与塑造,比不上奥术,也远不及白霜之主超凡的魔法技艺。”

  “这样的话,拿去讨好弥菲赛缇丝吧。”白霜之主神态不变:“至于风雪与厄难之神的分身,那是我作为霜火女巫首领的责任。我们依循祖先遗志,要为雅尔诺德这片土地,抵挡厄难之神的侵害。祂的本体被拿撒吕依捕获,我无话可说,但分身留在你那里,并不是一件安全的事情。”

  玄微子心下起疑,封印卡斯塔的坛台就在常青城附近,还有星纲法坛的仙灵护法镇守,算上手持世界树之枝的帝君化身,就算是拿撒吕依,也没法破除封印、夺走分身。

  不过考虑到白霜之主所在的冰晶城堡,在雅尔诺德王国内战时期,也经受住了拿撒吕依的进攻而不倒,可见这里的魔法防护相当强力。人家白霜之主作为传奇级别的施法者,也当然有她的底气。

  “好吧,那希望白霜之主准备好霜火……”

  玄微子这边话还没说完,白霜之主直接从直接冰雕王座硬掰下一块人头大小的坚冰,内中就有一团苍白火焰盘旋跃动。

  “这样够了吗?”白霜之主的清冷语调有种另类天真。

  “够了够了。”玄微子能察觉到这种被封在坚冰中的霜火仍保持着稳定状态,就连这种坚冰本身都是价值不菲的魔法材料,于是他赶紧说道:“那还请白霜之主稍等,我去找地方施法把那个被封印的分身传送过来。”

  “在这里就行。”白霜之主轻轻一抬手指,玄微子发现冰晶城堡内杜绝传送的力量消失不见,那他也不客气,取出照影含光鉴,灵台沟通远在万哩之外的星纲法坛。

  当玄微子本尊离开主物质位面、前往终焉战场后,化身便拥有星纲法坛的最高权限。而且因为帝君之身就在常青城中坐镇,即便星纲法坛在另一片大陆上,玄微子化身运转法坛也如臂使指。

  位于斑兽部族聚落旧址上的封印坛台,也曾经是玄微子本尊炼制九转紫金丹之地,此时一阵灵能银辉凭空出现,盘旋如风。忽然一阵裂帛之声,坛台中分、地裂生光。一枚正十二面晶石绽放着森冷蓝光,缓缓飞升,没入半空一面传送银镜之中。

  晶石飞离之后,坛台再度合拢,丝毫看不出方才地面曾经开裂的痕迹。等得烟尘平复,远处一头黑豹身形迅捷地踏空而至。

  罗莎莲有些好奇地在坛台左右徘徊一阵,发现没什么问题后,抽抽鼻子就回身飞奔入林。

  “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洞天门户之外,米妲斜捧着九转修真塔,身披杏黄长袍,腰束黑带,衣袂迎风轻扬,超然出尘。

  罗莎莲落地现出人形,说道:“奥兰索把那个被封印起来的卡斯塔传送走了,估计是有别的用处吧。”

  米妲伸出剑指按在九转修真塔上,轻轻一掠,细密灵符相继浮现。随着剑指挥扫,米妲神识隐约有感,说道:“传送目的地好像是旧大陆某一处,更具体的方位我就不清楚了。”

  “旧大陆?看来是你老师那个心灵术士分身了。”罗莎莲嘀咕道:“这几年旧大陆都乱得不成样子了,也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他插手。”

  “外界并不清楚老师的去向,表面上老师仍然在常青城中,但那个分身平日也不露面。”米妲说道。

  罗莎莲笑道:“那个成天端着树枝的分身?他平时都板着脸,不怎么说话,也就是给珊多丽当背景板,在开会时才出面。总之现在互保同盟里面,真正管事的其实变成珊多丽了。真没想到啊,十几年下来,珊多丽居然变成互保同盟的头头了?”

  “也许这才是老师的想法?”米妲说道:“而且祭司长也非常高明,这几年互保同盟发展迅速,基本仰仗她的判断。原本以为气候变冷,粮食会大量减产,结果因为集体农庄和各项技术的投入,农作物产量不减反增。”

  “我看啊,珊多丽的实力也在不断提升。”罗莎莲叉着腰说。

  “五芒星之塔的‘飞弹女王’让互保同盟出现,奥兰索老师让互保同盟消除内外隐患,珊多丽祭司长则是让互保同盟形成一个整体。”米妲说道:“对于山下绝大多数平民来说,无论是‘飞弹女王’还是‘心灵公爵’,都太过遥不可及了。祭司长一直行走在民众之间,一步步获得如今的地位成就。”

  罗莎莲感叹道:“估计过去的珊多丽怎么也没想到,如今自己居然能达到这种层次。你觉得这都是你老师设计好的吗?”

  米妲沉思一阵后说道:“我不好揣测老师的想法,不过我觉得,老师的帮助扶持固然重要,最后还是要看祭司长自己的奋斗。换作是一个能力不足、欠缺智慧的人,那也做不长久。起码我觉得祭司长的事业,我是做不来的。”

  “嘿嘿,我也做不来。”罗莎莲摸摸鼻子,然后问道:“对了,温特兄妹的情况怎么样了?”

  “温特妹妹还行,我让她跟着伊赛索托斯先生学习炼金术。”米妲皱眉说:“可温特哥哥太过浮躁,几年考验磨砺下来,仍然不见有什么长进,无论是心灵异能还是自然法术,都欠缺应有的素质。目前先安排去做基础的工作事务,锻炼一下接人待物的能力。”

  “那个温特哥哥啊,我看他的性格和口才,估计更适合当吟游诗人。”罗莎莲说道:“可惜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追随你老师的道路。”

  “老师只是提供一条认识自我、完善自我、超越自我的道路,无论是不凋金花会,还是星辰教团,无非是从那条路开始走。”米妲说道:“老师从来没有强求别人也走上这条路,实际上也强求不了。”

  ……

  当那枚封印着卡斯塔的正十二面晶体落入玄微子掌心时,他能清晰感应到白霜之主流露出一丝情绪波动,那是一种复杂纠葛的情绪,并非贪求渴望的欲念。

  这就很奇特了,可见白霜之主索要卡斯塔分身,应该不是出于什么功利原因。

  “白霜之主请小心。”玄微子递出封印晶体:“在离开常青城后,我施加的封印在不断减弱。您也许要额外加固新的封印,以免这个分身逃脱。”

  白霜之主隔空收走封印晶体,与她指尖稍触,便有一层坚冰覆盖住。玄微子能够感应到整座冰晶城堡在那一刻运转起来,居然有些类似玄微子用整个星纲法坛去镇压卡斯塔,看来白霜之主这座冰晶城堡,也不光是外表好看而已。

  “很好,这团霜火是你的了。”白霜之主信守承诺,那块冰封霜火飞往玄微子手中。

  “多谢白霜之主。”玄微子谨慎收好冰封霜火,旋即说道:“冒昧多问一句,白霜之主跟这位风雪与厄难之神,是什么关系?”

  此话一出,白霜之主眼露寒光,城堡内寒冰灵光几近实质,似乎要将玄微子封在冰川之中。

  玄微子脚下微挪,挣脱了无形的束缚,白霜之主眼眸微抬,又收敛起来,她轻轻挥手,示意其他霜火女巫退下。当剩下她与玄微子的时候才说道:

  “好奇未必是一个什么优秀素养,身为施法者,你应该明白触及秘密,往往会给自己带来灾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